新闻资讯
资讯 目前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资讯
京津冀协同发展“农田生态”也要喊出声音
发布时间:2015-03-15 17:00:18| 浏览次数: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进,三地迎来了重要的快速发展时期,产业格局和城乡格局也将要发生重大变化。“基于以往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经验和教训,我更关注的是京津冀地区的生态环境支撑能力和未来生态安全状况。”全国政协委员、河北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院长、国土资源学院院长许皞将思考的触角延展到了二十年后,“一个地区生态变化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渐变的,当人们发觉出了问题时,为时已晚,恢复起来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所以要未雨绸缪。”

思考:

健康的生态是区域发展的基础

谈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话题,许皞委员说,一个区域能否可持续发展,第一重要的就是其生态基础健康稳固,没有健康稳固的生态基础,一切的发展都是无本之木,不可能持续下去。

许皞说,土地是最重要的资源,发展的过程也是资源开发利用的过程。“在哪儿设城镇,在哪儿建工厂,在哪儿种田、栽树是土地利用规划中的内容,规划中分配各类用地数量与空间布局是一定要考虑生态环境支撑能力,否则就会出问题。”

而且,这些问题一旦出现,将是令人十分头疼的顽疾,解决起来很费力气。“现在的污染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它提醒我们在发展进程中不能忽略了生态环境的保护。”“不仅是中国,国外很多国家发展中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同样付出了很大代价去治理,”许皞委员说,有的地方城市过大,严重超载,建设扩大时没有留出生态缓冲带,“整个城市变得不透气了。”最终不得不在城区硬拆出一条“生态楔子”,搞绿化、做农田,发挥其生态服务的功能。

已经建得整整齐齐的城市,再打出几条“生态楔子”,代价何其沉重!

因此,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一定要未雨绸缪,规划之初就要充分考虑到区域的生态环境支撑能力。

许皞委员说,京津冀地区土地面积约为20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2%,人口总数约为1.5亿人,占全国的7.98%,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的10.9%,人口密度和生产强度比较大。从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要素构成基础看,属于生态环境脆弱区,该地区生态基础能够承受多大的人口压力和经济崛起压力,必须做好先期系统的科学测算和规划布局。

观点:

“农田生态”要喊出声音

生态保护一方面是对自然生态基础的保护措施,另一方面是通过人为抚育提高本地区各类生态系统的生态功能。

如何在发展的同时,更好地保护京津冀区域的生态环境?许皞委员提出了“加强对农田生态功能保护、提升和抚育”的思路。农田有多种功能,粮食为人类提供农产品是它的生产功能,另外一个重大功能就是农田的生态。

他分析,在京津冀生态系统中,耕地、林地、草地和园地分别约占土地总面积的32%24%15%4%。农田在面积上占有绝对优势,其生态功能和效应对京津冀地区的生态状况起着重大作用。

遗憾的是,长久以来,人们更多地侧重于对农田生产功能的研究、开发和利用,忽略了它的生态功能,甚至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农田的生态功能。

许皞委员说,为了挖掘农田的生产潜力,普遍地存在着对农田的过度使用和过度投入,“农田长期处于高强度外部非均衡投入支撑下的非稳定平衡高产状态”,这会伤及其生态功能。

谈到农田损伤的专业问题,他一口气列出几条:农药、化肥、地膜、污水、大气沉降、固体垃圾等大量进入农田,造成农田污染;农作物种类单调,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秸秆就地燃烧、土施农药等造成土壤微生物群系破坏;一些设施农业工程、农田建设工程等过度硬化田面和路面,削弱了农田的生态联通性。“农田也是有生命力的,有时也是脆弱的,一旦伤了它就很难恢复。”许皞委员说,一定要呵护好它,如果伤了它的根,良田变荒漠的悲剧就会重现。

他说,在京津冀协同快速发展大势的涌动下,非农用地大量挤占农田不可避免。“这个时候就需要喊出农田的生态功能了,保护生态不仅仅是植树造林,农田的生态发挥好了,同样能达到效果。”

京津冀地区农田占土地总面积的32%,面积上有着绝对优势,如果能加强京津冀地区农田生态功能保护和提升,农田就能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同时承担起农产品生产和生态服务两项重大功能。

建议:

如何提升农田的生态功能?

如何能更好地开发农田的生态功能?许皞委员建议首先是把农田的生态功能“喊出来”,让社会上更多的人了解农田的生态功能,形成关心农田生态功能保护、提升和建设的社会氛围。“目前,对农田生态功能的认知还仅停留在学术研究领域,”他说,要通过宣传让更多的人都能认识到农田的生态功能,占地补偿时也能想到生态补偿。

其次,要深化细化对京津冀地区农田生态功能调查评价研究,对其现状、存在的问题、生态容量、可提升的潜力等开展调查评价,摸清家底,找到主要问题,分类分区明确农田生态功能建设的方向和主导靶标。

同时,加大科技研究力度,针对不同区域和不同类别农田存在的主要问题,开展生态功能提升、修复、保育等科技研发,为提升农田生态功能提供高技术物化产品和装备。

第三,制订京津冀地区农田生态功能建设规划,设定各地区农田生态服务价值基本保有量红线,分类分区分时段循序渐进,开展农田生态功能建设,规划任务逐级分解,明确各级政府的责任和义务,逐级落实到地头。

许皞委员提出,可借鉴耕地保护运行机制,在现有耕地占补平衡测算指标中加载农田生态服务价值占补平衡内容,对挤占农田的其他行业项目(包括农业内部非农田生产占地项目)进行改变用途前后的生态价值测算和对比,引发生态损失的承担生态补偿责任。

建立农田生态奖惩制度,将农田生态功能保护列入政绩考核体系,分层次分解农田生态功能提升和保护的责任。“农田生态功能的挖掘、提升,在学术研究和具体操作中都是一项新事物。”他说,保护农田的生态功能,只是刚刚起步,要做的还有很多。“但是面对土地资源的日趋紧张,研究并开发利用农田的生态功能,用基本农田作为城市建设中的生态缓冲带,将是一个可取的方向。”

记者手记

聆听“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脚步

盼望着,盼望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脚步近了、更近了。

在这个春意盎然的两会时间里,代表委员们热烈地讨论着“京津冀协同发展“,为三地在环境治理、产业对接、交通一体化、科技医疗、文化旅游等等领域的联手合作建言献策,每个声音都融入了期盼、饱含着希冀。

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年前,提出设想;一年中,探索前行;一年后的这个3月,总体规划即将落地了。

就像一个新孕育的生命,还没有呱呱坠地就载起了无数人的希望。它的点点滴滴都是那么令人瞩目,每一个坚定的脚步背后都有无数的智慧和反复的思考,带给人们的是更多的希望。

在全国两会上采访,记者深切感受到了代表委员们对“京津冀协同发展”所倾注的热情,他们会前走访调研、认真细致;分组讨论现场,互相交流、热烈探讨;伏案书写建议、提案,又有着冷静的思考。

陈国鹰代表说“污染的企业河北一家也不要”;胡万宁委员建议构建基于各自比较优势的京津冀产业链;秦博勇委员建言整合京津冀旅游资源,提升区域旅游竞争力;段惠军委员呼吁河北要守住自己的“后发优势”,打造健康走廊和科技走廊;刘德旺委员呼吁京津冀协同发展莫忽视了“文化方舟”;许皞委员关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生态保护问题,提出要发挥农田的生态功能

透过两会上代表委员们的热议,我们仿佛清晰地看到,“京津冀协同发展”载起三地腾飞的梦想,正向我们走来。

        来源:燕赵都市报

 

 
 
 上一篇:牢记总书记重托 保护良好生态环境
 下一篇:土壤修复剂未来肥料的金矿
版权所有:中国生态网 技术支持:创世网络